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屋 >> 何处春风不思归 >> 第185章 灰心

“你不想去?”高景鸢回过头,看着元书意。

她神情不似玩笑。

“我现在不想去。”

“是时机不对,还是同去的人不对?”高景鸢问。

漠北,若是那日不出意外,元书意如此已经在路上了。

“错过的时机,有它错过的道理,今日不能去,也不能带着你去。”元书意说道。

“是这样吗?”高景鸢淡淡看了一眼城外。

就在这当下,元书意伸手拉住了她。

“就算你不想进宫了,也不必急着离开京城吧?”

高景鸢一愣,回头看她:“你都知道了?”

元书意摇头:“只不过是猜测,好端端的,不会来找我喝一夜的酒,尤其还是这大过年的。”

“所以,还是留在京城罢。”漠北并不是疗伤的圣地,况且没有元苏麟,单凭她们二人想独自去漠北,那只能是异想天开。

“宫里的事已经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了,所以,漠北的事你也不需要掺和进来。”

“元书意,”高景鸢苦笑一声,“我有些羡慕你。”

心里隐约猜出几分高景鸢想说的,但元书意还是接了话:“羡慕什么?”

“没什么,”高景鸢摇摇头,“只是有些灰心。”

天边滚滚过来一层阴云,似乎有下雨的趋势。

“咱们回府罢?”元书意提议。

心里有些异样,总觉今日不宜在外待过久。

高景鸢又看了看城外官道,还是顺着元书意的意思回了城。

元书意察觉到她情绪不对,边循着哪里有马车,边想该怎么宽慰一下这个一脸茫然的姑娘。

“我——”

“我——”

“你先说。”出乎意料地两人同时开口。

高景鸢有些讪讪,一手搭在另一手手肘处摩梭几下:“我想喝酒,你来不来?”

喝酒?

昨晚喝了一夜还喝?

但看高景鸢这样子,似乎是因为没能顺势出城受了挫,有些丧气。

这大过年的,这么着也不好。

“今晚府里应会有酒宴,今日可是开年,你总不能一开年就这副样子去喝酒吧?”但虽如此,元书意也不想让高景鸢憋着个心结这么过下去的,她想了想,“不如你陪我去一趟钱庄?”

高门钱庄,因是大年初一,铺子里的伙计没几个,连掌柜的都不在。

没料到这个当口高家会来主子,铺子里的伙计都摸不着头脑。

但再摸不着门道也得招呼人呐,这不总管伙计先给二位请了安,将人领了进来:“少夫人,四小姐,大过年的这是来找掌柜的?”

“不是,我是带四小姐来看看,”说着就拿出钱袋给铺子里的伙计笑嘻嘻地派了一圈碎银子,“这是我和四小姐给你们的喝酒钱,晚上回去给家里加点菜什么的,一家子都开开心心过年哈。”

过年的气氛又在铺子里重新洋溢起来,看来少夫人和四小姐是顺道过来的,伙计们放松了。

说话间元书意也没特别提别的,就让铺子的总管伙计带着她和高景鸢在高门钱庄里大略转了一圈,之后就带着高景鸢转到了下一家。统共转了半日后,元书意才带着高景鸢到了一处酒楼。

自然是前段时间经她重新整治过的那几家酒楼之一。

等二人包厢里落座,小二哥把厢房门一关,高景鸢忍不住开口了。

“你带我转悠了半天,是何意思?”

“景鸢以为,我是什么意思?”元书意不急,慢悠悠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小啄着在一旁欣然看她。

高景鸢看她这样,心知是有这么做的理由。遂想了想。

这小半日走过的铺子都是高家产业,从高门钱庄出来后,每到一处元书意都给店里的伙计发银子,不单如此,她还费上时间与伙计聊上几句。虽说说的都是些她不屑的表面客套,可此刻这么一回想……

“我不明白你带着我做这些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就算是察觉了元书意在高家产业里渐渐有了渗透之状,但元书意特意让她察觉这一点的用意,高景鸢并不明白。

“今日走过的这些铺子,都是夫人前些日子交给我的散账难账,虽然我只是用了最省事的法子,将这些铺子重整了一下,能在短期之内树立我的威信,扩大高家少夫人这个名头的影响力,可归根到底,这都是高家的铺子,认的永远都是高家主子,我不过是仗着这个名号,才能在铺子里施展自己的目的。”

“为了让高家这些铺子盈利,让铺子掌控在高家手里,做管家的必须要投入心力,才能收以成效,”元书意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这里一日日想的,就是这些东西。”

“夫人,少夫人,一方面看着权势滔天,风光无两,有呼风唤雨之能,可这一日日里挂心的,其实归根结底就是高家门口那块牌匾,身居其位,需司其职,日复一日,其实不过如此。”元书意叹了口气。

“所以,我已经多少扛起高家少夫人的职责在活着了,你又为何还觉着我能威胁到你呢?”

高景鸢一愣。

“就不能放过我?放过以前的事吗?”元书意说道。

这一句,她很想问问。

“是我灰心了,并不是你的错。”高景鸢垂下头,靠在椅子上。

“人之常情,我能理解,”元书意给高景鸢碗里添了添茶,“只是我想让你知道,我是你嫂子这件事是件无法逆转的事了,我的心思都放在了高家的家宅事务上面,已经与旁的人旁的事无什么牵连,年年岁岁的和我耗下去,不值得。”

“你应该专注你的前程,至于灰心与否,无甚关系,景鸢这般聪明的姑娘,总能知道自己要怎么,怎么要才是。”

“可……”高景鸢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可是他的心墙,我根本就敲不动,”高景鸢捏了茶碗,眉眼渐渐染上无奈,“不,我只是感受到了似有若无的隔阂,连那堵墙在哪儿都不知道……就突然,丧了气。”

“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一生,也变得像说书故事里的那些在冷宫里渐渐老死的妃嫔,那股绝望扼住了我,令我无法多想,只是想跑,远远地跑开。”

高景鸢趴在桌上,身形疲惫。

“元书意,我真的有些羡慕你,”高景鸢侧过头,看向元书意,“你可以忘掉曾经从头开始,还能嫁给大哥,真的是很好的福气……”

“当真这么觉着的话,不如咱们换一换?”元书意笑了,“你应该也听说不少我的事,可知没有娘家倚靠,丈夫又远在漠北,夫家里事事难为,还因为一些记不起来的事惹来许多恨意,我可真的是觉着这个身份活着吃力。”

“况且,在你看来是情意的事,实则兴许参杂了许多利益关系,并没有看起来那般值得羡慕,”羡慕皇家那位主子对她的情意的话,在元书意看来大可不必,“只是你若是悔了,夫人那儿恐怕要给个交代。”

该帮的,能帮的,她已经帮了,其余的就不是她该多管的。

“母亲那儿……”高景鸢叹了口气,坐起身来,“容我想想。”

元书意点头。

菜端了上来,或许是因为昨夜喝了一夜酒又缺觉,二人都透支过多,此时就着菜席吃得很是满足。

饭毕,恢复了精神,结了帐出了门,高景鸢似乎并不抗拒回府了。

元书意倒是因着逛了半日铺子,这会儿想将剩下的那些也逛一遍。高景鸢叫来马车后,听了元书意的打算,也陪着她乘车去一趟。

等天色黑将下来,二人才坐着马车从城西回府。

“管家不易啊。”高景鸢靠在车里,不由感叹一句。

“可不是,”元书意很是赞同,“虽说夫人并不需要亲自做到这份上,可她手里管着的是整个中馈,囊括的后宅大小事务可都是需要她下达指示的,这外头的铺子庄子什么的也是每月的账都要查看的,再加上一些妇人间的应酬,这一件件一桩桩,可是费心神。”

高景鸢勾唇:“这么一听,似乎嫂嫂和母亲的关系也并没有传言的那般不好。”

“我是很尊敬夫人的。”元书意笑。

推开一边的窗,外头的冷风刮进车里,高景鸢伸手挡了挡:“下雪了。”

元书意作势要关上,高景鸢却拦了下来。

“就让它吹进来罢。”

“贪凉可是有风险的。”元书意提醒。

“脑子有些乱,吹一吹兴许就想明白了。”高景鸢回道。

看她坚持,元书意不再反对,伸了个懒腰,靠在车厢另一侧:“天黑下来就困了呢……”

话音落,她合上眼就要小睡片刻。

高景鸢却扯了扯她的衣袖。

“怎么?”元书意迷迷睁眼。

“你看那边的火光,是不是咱们家?”

高景鸢的声音透着几分急促。

元书意靠近她那侧窗边,揉揉眼仔细看去:“说实话我分不清方向,你觉着真是高家?”

咱们家这个词从高景鸢那儿听来,不知怎么的就让人心里觉着发麻。

真的有将她当成是高家的一份子了吗?

虽说家宅里总有斗争,可在对外的时候或是站在共同利益方时,这种同一阵线的默认气势还是让人有一种归属感。

诧异于元书意分不清方向的迷糊,高景鸢却也没多心思理会:“大致无误。”

说完就催车夫赶紧些。

“看这火光趋势,烧的范围还挺大啊。”虽说突然有了些归属感,可这要说高家走水了,她也没多少着急的。

只是不知这走水走的是哪个院子,人为还是意外?这才是该让人好好思考一下的。

等她们回到府门前,此地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车马。

“这是怎么回事?”高景鸢率先抓了个小厮问话。

“是少夫人院里走水了!”小厮回道。

一听是行书院,高景鸢顿时回头来寻元书意。

元书意却并没看她,而是就着高景鸢抓的小厮继续问:“怎么走的水?行书院的人呢?”

“小的也不知,只是快入夜的时候就听说行书院走水,院里的人许是在那边帮忙,我们只是听内宅的指示将老爷院里的东西收拾出来。”

“父亲院里也走水了?”

小厮摇头:“是火势很大,怕有万一才紧着先将老爷院里的东西收拾了。”

顺着小厮四周看了一圈,还有抱着被褥出来的丫头。

行书院地处高府边缘,走水不全力派人过去竟是先收拾离得远的院子么?

看这收拾的程度还很是彻底,府中本就借派了人手出去,这会儿府里能支派的下人少得可怜,目测这会儿府门前聚集的还是一大部分,人都在这儿了,那谁去灭火?

元书意稍一思索便觉古怪。

不多想,元书意冲进了府里。

高景鸢本打算跟着一道,却不曾想被人拉扯住了。回头一看是聂氏身边的林妈妈。

新府此时也是热闹。

聂氏坐在院里的软椅上,一旁的曲妈妈心急如焚地让一旁的小厮撑好挡风雪的伞,一边细细注意聂氏的神色,心里一个劲默默催着去找四小姐的林妈妈赶快回来。

“我说,你们这夫人看着就要断气了,再不抬回去,可是想冤枉栽赃?”

蔡升坐在屋檐下,脚边两盆炭火燃得足足的,这会儿正满面笑意朝聂氏看过来。

曲妈妈气得就要上前,但身边聂氏周身散发出的寒气令她生生忍住了。

“让那贱人出来。”不大不小的声音,稳稳落在院里,周边的下人是听了个清楚。

“我说,您要是再这么无礼,我立马让人将你们这群碍眼的东西打出去,您信不信?”蔡升冷笑一声,前倾身子,眼神直勾勾盯着院里的聂氏。

聂氏拢了拢怀里的暖袖:“曲妈妈。”

一旁的曲妈妈一个激灵,直觉聂氏要说出不得了的指示。

“把人给我找出来。”

淡淡的语气,曲妈妈如灌下一壶冰水,从头醒到脚。

是了,这才是聂氏。自打聂氏身子大不如前开始,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聂氏了。

今日这股熟悉之感,唤醒了她曾经的那股身为高家主母身旁得力妈妈的威严之感。曲妈妈登时知道该如何做了。

喜欢何处春风不思归请大家收藏:(www.kanshu55.com)何处春风不思归看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何处春风不思归最新章节 - 何处春风不思归全文阅读 - 何处春风不思归txt下载 - 石月初八的全部小说 - 何处春风不思归 看书屋

猜你喜欢: 重生之嫡女悍妃盛世国师陆家小媳妇游龙随月京门风月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我家爹娘超凶的尘世羁君爱美人妾爱钱败絮藏金玉绣色生香如果你是菟丝花万千宠勿扰飞升佛系少女不修仙撒娇福晋最好命花颜策桃李满宫堂画仙药门仙医朕是红颜祸水闺范欢喜记事小小王妃驯王爷花月佳期江东双璧
完本推荐: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分手全文阅读豪门女配是神医全文阅读娱乐圈之男神请对我负责全文阅读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一品仵作全文阅读一杆进洞全文阅读七彩记 暗君传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既灵全文阅读[机甲]优等生全文阅读孟醒全文阅读他的浪漫全文阅读独宠成婚全文阅读狼叔驯养手则全文阅读小同桌全文阅读重生成妖全文阅读八宝妆全文阅读只有我懂他的柔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赝太子极品飞仙盗墓:我是裂海天师帝妃临天美食供应商我震惊了全世界仙宫诡婳之说报告皇帝陛下,将军是红妆天下第九神棍重修录一直剧透一直爽都市剑说万族之劫神医弃女放开那只宠物超神长阶朕是红颜祸水斗武乾坤吾家娇女法医星妻太妖娆伯爵大人有点甜西游:最强Wifi系统地球第一剑神运仙王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穿到民国吃瓜看戏风雨秘事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何处春风不思归最新章节手机版 - 何处春风不思归全文阅读手机版 - 何处春风不思归txt下载手机版 - 石月初八的全部小说 - 何处春风不思归 看书屋移动版 - 看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