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屋 >> 一剑独峰 >> 第227章 解救,同处

第227章 解救,同处

山上的空气很不错,有一种所谓的令人心旷神怡的感觉。在这儿,拓跋城难得的体会到了一种名为“宁静”的奇妙东西。站在路修篁打坐悟道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风景后,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淡淡的羡慕之情。

原来,放下肩上的使命与重担,逍遥自如、专心寄情于山水之间,竟是这么的……轻松快意啊。

顺着坑洼不平、却干净无比的观中台阶慢慢往回走去,不知为何,拓跋城突然有点想去看看那个被自己抓回来的云是出小丫头。貌似从自己醒来到现在,好像就一直没去看过她吧?也不知道她现在被阿凤给折磨成什么鬼样子了。

拓跋城是了解自己这个妹妹的,虽然她嘴上说着没人敢动云是出,可是以她的脾气,但凡惹到她的,很少会有好下场。即便是身为盟主兼亲哥哥的自己所下达的命令,她也总会想方设法、用尽手段的去满足报复的快感。所以,为了等会儿见到云是出的时候、两人不会太尴尬,拓跋城特地绕道去了趟后厨,将炉火旁盛着白糖的小竹筒拿上,然后才慢慢悠悠的朝着关押云是出的小房间走去。

“盟主!”拓跋城的突然出现,顿时把在关押云是出房间门口的那两名朝天盟守卫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的想要起身行礼,但却被拓跋城给挥手阻止了。

“不必了,本座只是来随便看看。把门打开吧。”

“遵命!”

随着房门缓缓打开,一股刺鼻的陈旧霉味儿瞬间扑面而来。拓跋城有些嫌恶的拿手掩住口鼻,再定睛往里看去,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这是一个没有窗户、仅能利用烛火的微弱光亮来照明的封闭房间,除了角落里两个破旧的车轮,以及一个倒在地上、只剩单条腿的小木凳外,就再无其他任何家具了。而拓跋城要找的云是出,此时正颤颤巍巍的踮脚立在整个房间的正中间、虚弱无力的低声抽泣着。

在她的脖子上,则紧紧锁着一个足以囚住成年人的大铁环,同时,上面还连着一条约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黑色铁链,直直的挂上头顶房梁。迫使云是出不得不挺直腰板、踮起脚尖,才不会被自己脖子上的铁环和铁链给活活吊死。

“谁让你们这么对她的?”拓跋城慢慢转过头来,盯着身后那两个已经开始打哆嗦了的守卫、冷声质问道。

“盟盟盟……盟主,不关我们的事啊!是圣女大人这么吩咐我们的!”那两名守卫在拓跋城满含杀意的目光注视下,吓的扑通一声齐齐跪在了地上,你一言我一语的拼命为自己辩解起来:

“盟主!您是了解属下的,就……就属下这个猪脑子,怎么可能想得出如此刑罚来啊?”

“是啊盟主,咱们神教,也唯有圣女大人她,才有这方面的癖好……啊不是不是!才华!是才华!”

“之前这个小丫头三番五次的对我们耍手段,圣女大人也是恼羞成怒,才准备给她一点小惩罚的。绝不是故意忤逆……”

……

“好了!”拓跋城有些烦躁的低吼一声,强行打断了这两个哭天喊地的话痨,“本座也没说要把你们怎么样,瞎嚎什么?!去把她脖子上的铁环打开,然后滚蛋!”

这句话还是相当管用的,那两人一听拓跋城不准备处置他们了,马上就闭紧了嘴巴。随即赶忙连滚带爬的来在了云是出身前、用钥匙打开铁环将其放了下来,然后才敢唯唯诺诺的顺着墙边蹭了出去,将这整个房间留给了拓跋城一人。

等那两名守卫全部离开后,拓跋城才反手关上房门,慢慢蹲在了云是出的身边。看着后者那满是灰尘与泪痕的小脸,拓跋城忍不住叹了口气、神色复杂的轻声问道:“喂,丫头,没事吧?”

云是出一张开嘴,就觉得喉咙部位钻心刺骨的疼!就这么瘫在地上剧烈的咳了好一会儿后,她才勉强能从嘴里断断续续的挤出这么一句话来:“咳咳咳……没你妈的事!把你……咳!把你吊在这儿……吊在这儿那么久试试。真他妈的……咳咳咳!真他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怪不得阿凤会用这么残酷的刑罚来对付你,你这嘴巴,还真是欠管教。”拓跋城皱了皱眉头,但却罕见的没有发怒。

“关你……关你屁事!”云是出没好气的别过脸去,不想再看拓跋城,“有话就……咳咳……就……就说!有……有屁就放!别他妈……咳咳咳!!!”

“行了,脖子都成这样了,还是安稳点吧你,”说完这句,拓跋城便将一直藏在身上的、那盛着白糖的小竹筒给取了出来,悬在云是出面前晃了晃,“来,这糖,赏你了。这次就算本座对不起你了好吧?擦擦眼泪,赶紧起来。”

云是出用小鼻子偷偷嗅了嗅拓跋城手里的那个竹筒,顿时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拓跋城:“这是……什么?”

“糖啊,”拓跋城愣了愣,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云是出为什么这么问,“你们女人不是最喜欢吃糖了吗?本座就从后厨拿了点来。怎么,嫌不够?”

“……拓跋城,你是不是……咳!是不是,从来没……没吃过糖?”

“是啊,”拓跋城点点头,“甜,会让人觉得安逸,进而消磨斗志与锐气、最终蜕变为一事无成的废物。所以本座从来不吃任何带有甜味的东西,包括每日饭食,也绝不许放糖。说起来,本座倒是非常欣赏那位为复国大业而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所以,在每日饭食之前,本座都会学他先品尝苦胆,以来不断鞭策自己。”

看着拓跋城那无比认真的讲解模样,云是出一时间竟产生了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咽了咽唾沫,发现自己的喉咙要比先前通畅了好多后,她才慢慢地从地上撑着坐了起来。一边拿袖子擦着自己脸上的脏污,一边哑着嗓子低声耻笑起了拓跋城来:“拿做饭做菜的糖来哄女孩子,你也算是开了先河了……哼,活该你一辈子没女人要!”

“女人?本座有很多啊。”

“什么?!”云是出目瞪口呆的抬起头来,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你连送什么糖都分不清楚,居然还有女人愿意跟你?你他妈该不会……对她们用强了吧?”

“用强?呵,你把本座当什么了?”拓跋城不屑的冷笑一声,言语之中尽是鄙夷,“只有低贱至极的小人,才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用强。而本座,本座身为天之贵子,岂能习小人行径?更何况,本座只要随便勾勾手指,全神教,包括全辽国上下的女子都会心甘情愿的奉献自己、任本座享用。何需用强?”

“而且,不管本座赏什么给她们,她们都会感恩戴德。不像你,身上没个二两肉,还敢挑三拣四的,不识好歹!”

“是是是,你厉害,算我不识好歹行了吧,”云是出冲他翻了个大白眼,随即拿手轻轻揉了揉自己脖子上的伤痕,面色痛苦的说道,“喂,拓跋城,你能不能帮我弄点热水来啊?虽然我现在说话是没什么问题了,但喉咙里……还是怪难受的。我想喝点热水,应该就会好一些了。”

拓跋城双眸微眯,“你居然敢命令本座”这八个字瞬间就到了嘴边。可再看云是出那因痛苦而变得皱巴巴的小脸蛋,以及她脖子周遭异常明显的伤痕,拓跋城最终还是将那八个字给重新咽回了肚子里。轻轻地向她点了点头,便径直起身、离开房间为云是出准备热水去了。

过了一会儿,拓跋城就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热水回来了。云是出只是伸手稍稍碰了一下,就被烫的猛地将手给缩了回去、一脸惊恐的看着拓跋城:“你你你……你拿这么烫的水干嘛?想浇我脸上毁我的容?!”

“你不是要喝热水吗?”拓跋城一脸无辜的将手里的杯子又往前递了递,“喏,热水,刚烧好的。”

“我他妈……唉算了算了,你就当我没说过这件事吧。”听了拓跋城这番理直气壮地回答,云是出忍不住捂着脸重重的叹了口气,顿时觉得心累无比。

也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魔教教主,向来都是被别人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什么时候鞍前马后的伺候过别人?说实话,拓跋城能主动带糖、还愿意帮忙拿热水,云是出就已经感到非常吃惊与意外了。因为照她的想法,“让拓跋城帮忙”这种事情,应该是和“与老虎商议它的肉究竟烤着吃还是煮着吃更香”差不多对等的,下场都只有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可现实却是,这位高高在上的魔教教主,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突然搭错了。不仅亲自来放开了囚禁自己的枷锁,甚至还十分耐心的满足着自己的要求,尽管……他做的没有一件事情是合心合意的。但不知为什么,一看到拓跋城那张严肃无比的脸,再配上他那笨拙的动作,云是出就有种情不自禁想笑出声的冲动。

“你是嫌这水太烫了吗?”而拓跋城,在经过短暂却缜密的思考之后,也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云是出会是这个反应了。当下二话不说,直接将另一只没拿杯子的大手悬于杯子之上、呈爪状猛地向上一抬。下一瞬,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杯子里的热气仿佛像被拓跋城给揪住了小尾巴似的、无声的被他拎到了杯外,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让杯中热水的温度降下来后,拓跋城又将原先盛在小竹筒里的白糖倒了一些混入杯中,轻轻晃了晃,然后才重新将杯子递给了云是出:“来,这次应该不烫了。”

“……谢谢。”云是出神色复杂的接过了拓跋城手中的杯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的向他道了句谢谢。慢慢喝完这杯透着丝丝甜意的温水后,她立刻觉得自己的喉咙好受多了。

“那个……拓跋城,”接下来,两人就这么尴尬无声的对坐着。最终,还是云是出率先打破了沉默,“我给你下了毒,害得你现在功力被封,还大病了一场。我想……我想你怎么着,也该和你妹妹一样,好好折磨我一通、发泄发泄心中怒火才正常吧?可为什么你……会特地跑来救我啊?还给我带糖,还给我取热水……”

“我拓跋城,从来不会对妇孺下狠手,”不知不觉间,拓跋城在和云是出的聊天里,已经下意识的用“我”来替代了“本座”这一自称,“别多想,我并不是个仁慈的人,而是因为我身为贵子的尊严与荣誉、不允许我这么做罢了。你说得对,我……应该恨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用不着这么狼狈。”

“但真要把话说开了,我们好像也没什么私仇吧?你为了阻止我神教大计而对我下毒,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换我处在你的位置上,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的。这也就是你们宋人史书上经常提到的……额,‘各为其主’!对,就是这个‘各为其主’。而我不小心着了你的道,我自己也有很大的原因。若全部迁怒于你一个小丫头,呵,传出去,天下人还不知要怎么嘲笑我呢。”

“啧啧,想不到你这个魔教大教主,除了心狠手辣外,还有这么男人的一面啊,”云是出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对了,话说回来,你今天来找我,拓跋凤知道吗?要是让她晓得了自己的亲哥给我带糖,还听我使唤给我拿热水,她应该会气的当场发疯吧?”

“……你这倒是提醒我了,”听云是出提起拓跋凤,拓跋城瞬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当下一把抓住了云是出纤细的手臂、沉声说道,“凭阿凤的聪明程度,我来找你这件事情肯定是瞒不过她的。为了防止她暴走、对你做出什么蠢事来,丫头,你不能再呆在这儿了。”

“真的啊?你要放我走?哎哟多谢多谢,您不用送,小的自己走就行……”云是出眼睛一亮,顺势就要从地上站起来,但马上就又被拓跋城给摁了回去。

“呵,你想多了,”看着云是出狼狈的滑稽模样,拓跋城古井无波的脸上总算泛起了一丝波澜,可很快便又恢复如初,“在你爹没把解药送来之前,你哪儿也别想去!从今天开始,你跟我住一起。而且必须时时刻刻都要处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一步也不许离开!听明白了吗?”

“啊……啊??!!”

喜欢一剑独峰请大家收藏:(www.kanshu55.com)一剑独峰看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一剑独峰最新章节 - 一剑独峰全文阅读 - 一剑独峰txt下载 - 落萧客的全部小说 - 一剑独峰 看书屋

猜你喜欢: 仙界修仙铁笔仙皇飞剑问道诛仙大数据修仙超级融合飞天仙河风暴神雕武仙剑神酒祖一不小心就无敌啦青帝氪金成仙不朽丹神武神皇庭你真是个天才修真从武侠开始道君不死不灭大符篆师通天神捕寸芒一剑斩破九重天盟主归来重生在神话世界赝太子
完本推荐: 辟寒金全文阅读当炮灰女配成为团宠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悍妃全文阅读两小无嫌猜全文阅读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穿越全文阅读半山烟雨过江湖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造化之门全文阅读花颜策全文阅读花月佳期全文阅读解药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言不由衷全文阅读四嫁全文阅读她迷人的无药可救[娱乐圈]全文阅读教我如何不想他全文阅读我真不是僵尸始祖全文阅读快穿之职业扮演全文阅读攻略那个渣攻[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伏天氏科技之死亡军火商太古龙象诀兴风作浪的姐姐们鸿蒙仙缘[穿书]财神郡主之谋嫁世子爷觅仙道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临渊行蓁蓁美人心沧元图末日乐园证道于诸天明天下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纨绔天医超脑太监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极品飞仙逍遥侯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最强兵王我真的不想这么莽我有一间吃货食堂海洋之王!从艺考到巨星秦爷撒糖甜蜜蜜七十年代金凤凰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大唐:开局水浒一百单八将

一剑独峰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剑独峰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剑独峰txt下载手机版 - 落萧客的全部小说 - 一剑独峰 看书屋移动版 - 看书屋手机站